【故事新编】问囚


   却说子瞻因为一时的不稳重,见罪于国务院总理王安石官职从内阁大学士(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一撸到底,被安排到黄州当通判去了     星期一来了个告状的一个愤青被诉偷盗农民耕牛,愤青委屈地说:大人,冤枉呀!俺没偷牛俺看地上有个木橛子,顺手就把他薅出来了,结果被农夫追着痛打,拉到这儿问罪东坡微颔之,道:别人偷牛,你拔橛儿!你个瓜娃子     星期二来了俩告状的第一起是一个村妇哭天抹泪地告村支书踢了他们家掌柜的裆,要给个说法“咋也不能往那儿踢呀,还乡里乡亲的”第二起是一个风骚少妇状告丈夫有外遇,要求大人惩罚那个女的,自己丈夫就免了吧东坡微蹙眉头,颇觉棘手,但感无趣!     星期三来了仨告状的第一起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哀哀地哭诉,告保长打折了自己的门牙保长辩解道:这个老杀才跑到村支部门口出恭,您说该打不该打!第二起是一个怒气冲冲、喊声如雷的着廉价西装、脚穿球鞋的车轴汉子扭着一个蒙古大夫怒骂:这个钻监眼儿,见钱眼开,收受红包,被俺缉拿归案,等待太爷发落!第三起是一个妙龄女子状告知县衙内玩弄了自己的纯真感情,耗费了自己的青春年华,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5亿英镑!东坡闻言大费踌躇    星期四来了7个告状的    星期五是周末,来的少了点    星期六,星期天大家忙着上街,总共来了仨    天天鸡毛蒜皮,蝇营狗苟,鸡鸣狗盗烦心事儿不断净跟那窝囊废,熊包蛋,地痞恶霸穷要饭打交道且这些个人都不爱听人说话,都得按他们的意思办,不然就要告到王安石那儿!周而复始    晚上睡不着,东坡对月长叹“问囚长损气,见鹤忽心惊长此以往,某武功尽废矣!”昏沉中,来到一座城池,城头书写4个大字“洛阳X事”,半空里太阳昏黄,漫天飘着雪花,咦!太阳雪乎却不觉寒冷,细看,原来落下的像是鸡毛,地上已积了薄薄的一层 [ 本帖最后由 秦护花 于 2008-11-28 20:58 编辑 ] 少林寺和尚.jpg (55 KB, 下载次数: 5)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8-11-28 19:36 上传 不说话,听人说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太油菜了!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半空里太阳昏黄,漫天飘着雪花,咦!太阳雪乎却不觉寒冷,细看,原来是落下的像是鸡毛,地上已积了薄薄的一层 --------------------------------------------------------------- 雪花飘飘,被你写成了一地鸡毛 等雪花网友来了,哼哼[s:33] 原帖由 冰蓝色的心情 于 2008-11-28 20:39 发表 却说子瞻因为一时的不稳重 —————————————— 却说苏东坡(字子瞻)因为一时的不稳重 如果开头将东坡的字号都写明一下,后面再出现同一人物小名别名,看的人就会很清楚了 我看古典小说里好像都是这样 ... 瞎胡弄弄,见笑了感谢指正,已更改错别字 原帖由 满眼 于 2008-11-28 20:44 发表 半空里太阳昏黄,漫天飘着雪花,咦!太阳雪乎却不觉寒冷,细看,原来是落下的像是鸡毛,地上已积了薄薄的一层 --------------------------------------------------------------- 雪花飘飘,被你写成了一地鸡毛 ... 此处描写来源于刘震云的《一地鸡毛》,非原创有意见,找老刘 护住了植物的生殖器 原帖由 文一刀客 于 2008-11-28 23:58 发表 护住了植物的生殖器 近来你这个病是见重了,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