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中院低价变卖查封房产 导演一房二卖闹剧

三门峡中院低价变卖查封房产 导演一房二卖闹剧


三门峡中院低价变卖查封房产 导演一房二卖闹剧 近日,记者接到群众举报,称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三门峡中院)执行局在强制执行卢氏县城关镇第九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卢氏九建)和三门峡轻纺公司经销公司申请执行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以下简称卢氏企业局)工程款和合同纠纷案件的判决时,未经法定程序进行评估拍卖,就将查封的卢氏企业局办公楼以低于评估价很多的价格变卖给案外人,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一栋房屋在法院主持下卖了两家,引发了一场“一女二嫁”的闹剧   两起案件被执行 企业局办公楼遭查封   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1993年2月,卢氏县城关镇第九建筑公司与卢氏县经贸委(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前身)签订工程施工合同,由卢氏九建承建卢氏县经贸委办公楼工程竣工后,截止1998年底,卢氏县经贸委下欠工程款43.3万元,1999年2月,卢氏九建将卢氏县经贸委起诉至法院,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判决卢氏县经贸委支付工程款43.3万元,并赔偿损失5万元与此同时,卢氏县外经委(后并入卢氏县经贸委)因职工集资开矿和三门峡轻纺公司经销公司发生合同纠纷(原卢氏县外经委主任王某因在此案中滥用职权,被卢氏县法院判处刑罚),被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判决退还已经收取的40万元矿山买卖款   上述两起案件发生效力后,卢氏九建和三门峡轻纺公司经销公司先后申请三门峡中院强制执行三门峡中院于2000年2月因三门峡轻纺公司经销公司执行卢氏县经贸委合同纠纷案将卢氏县经贸委办公楼查封;2001年6月,因卢氏九建申请执行工程欠款案案,该办公楼再次被三门峡中院查封2004年12月,按照机构改革方案,卢氏县经贸委更名为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其所欠债务由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承担2007年1月,三门峡中院以原查封期限已过,又下发裁定将该办公楼第三次查封   未经法定评估拍卖查封房产被“一女二嫁”   2006年6月,三门峡中院在未按法定程序让双方当事人协商选定评估机构、亦未通过招标方式确定评估机构的情况下,委托在评估基准日(2006年11月28日)年检已经过期(该评估机构仅年检至2005年8月)的三门峡康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进行评估,评估卢氏企业局被查封房产价值为128万元   接下来,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2007年4月10日,在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办案人员韦子超的主持下,卢氏企业局原局长李健雪、副局长李社民、许万年和案外人贺红章达成协议,以低于当时评估价值22万元的106万元,将该被法院查封的房产(国有资产)未经法定的拍卖程序,变卖给了贺红章当时的协议由办案法官韦子超亲自起草,卢氏企业局三局长均签字盖章后贺红章按协议约定于2007年4月12日、4月18日分别将40万元和66万元交给了三门峡中院但在18天后的2007年4月28日,还是在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办案人员韦子超的主持下,卢氏企业局原局长李健雪背着贺红章又和另一案外人赵中秋达成协议,以同样低于评估价值的106万元,将该被查封的国有资产变卖给赵中秋   国有资产竟然在法院主持下,未经法定的评估拍卖程序以低于评估价和市场价的价格卖给案外人,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栋房产竟然卖了两家,上演了一场“一女二嫁”的闹剧 事双方意见纷纷 “一房二卖”难以收场   国有资产在法院主持下被非法低价变卖,遭到了卢氏企业局职工的强烈反对,他们纷纷向上级部门反映,要求对卢氏企业局办公楼重新评估,公开拍卖卢氏企业局在职工们的强烈要求下,于2007年7月23日函告三门峡中院,称该局办公楼系国有资产,卢氏企业局只有使用权,没有处置权,经局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此楼不能卖,原签订协议无法履行三门峡中院在无法收场的情况下,更换了几个办案人员,最后将该案交给了该院执行局法官徐克伦承办2007年6月,徐克伦带领人员对该房产重新进行了勘测评估,并于2008年3月26日作出评估报告,评估该被查封房产价值为143.70万元然而时至今日,三门峡中院执行局未向作为当事一方的卢氏企业局送达该评估报告   与此同时,已将106万购房款交给法院的贺红章也多次找到三门峡中院办案法官,要求法院尽快下发裁定,将该房产过户到他名下三门峡中院办案法官以种种理由进行推脱,最后在无法推脱的情况下,告诉贺红章要退回他缴纳的购房款,被贺红章一口回绝时至今日,贺红章交给三门峡中院的106万元购房款已在三门峡中院停留达19个月之久,其106万贷款利息越来越多,贺红章为此数十次往返于三门峡和卢氏之间,至今三门峡中院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说法    法院再次违背程序 以失效评估报告裁定变卖   就在卢氏中小企业局等待评估结果出来法院公开拍卖的时候,2008年10月6日,三门峡市中级法院突然下发裁定,以106万元的价格,将查封达8年之久的卢氏中小企业局的办公楼裁定给第二个买家赵中秋所有,裁定要求有关部门在三个月内办理过户手续   记者见到了这份文号为(2008)三法执字(2000)第40-1号的裁定书,该裁定书称:我院(三门峡中院)2006年10月依法对该单位(卢氏中小企业局)办公楼进行了评估,该房产评估为128万元(包括土地出让金8万元在内),后经双方协商同意以106万元出售给第三人赵中秋用该售房款清偿卢氏县卢氏中小企业局的债务……   而据记者了解,三门峡康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所做的这份评估价为128万元的评估报告评估基准日为2006年11月28日,其有效期限至2007年11月27日,也就是说,在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下发这份裁定的时候,该评估报告已经丧失法律效力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依据已经过期的评估报告下发裁定,显然违背法律程序    当事双方各有说法 专家称法院程序违法   11月14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局长张万红,张局长在电话中称,他们在接到三门峡中院下发的裁定书后,经局长办公会研究决定,已于2008年10月20日向三门峡中院提出书面执行异议和复议申请,认为三门峡市中级法院(2008)三法执字(2000)40-1号裁定书违反法定程序,使用已经过期的评估报告下发裁定该房产位于卢氏县繁华商业区,使用年限应为70年,而评估报告却按40年计算,评估价格低于市场价50余万元三门峡中院执行局执行人员和申请人及第三人赵中秋恶意串通,违反法律规定变卖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达50余万元,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要求审查纠正三门峡中院执行局的违法执行行为,维护法律尊严和卢氏县中小企业服务局的合法权益   而先行向三门峡中院缴纳房款的当事人贺红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先于赵中秋缴纳了106万购房款,即使法院变卖他也应优先购买,而三门峡中院却以同样价格将该房产裁定给了后于他购买的赵中秋,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利益由于三门峡中院的“一房二卖”行为,致使他如今债台高筑106万多数是高息贷款,至今仍放在三门峡中院19个月过去了,他不仅得不到房产,还为此损失数十万元他数十次到三门峡中院,至今仍讨不到一个公正的说法   记者就此案采访了郑州大学法学院一位法学教授,该教授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的被执行人财产进行变价时,应当委托拍卖机构进行拍卖最高人民法院于2004年10月通过的《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也特别强调了人民法院对查封、抵押的被执行人财产进行变现时,应当把拍卖作为首选的方式,只有在流拍的情况下才能采取变卖等处理方式同时,为防止因评估价格过高或过低影响拍卖保留价的确定,给当事人的利益造成损害,该司法解释明确赋予当事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一定的救济权利,规定当事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可以对评估报告提出异议,甚至可以申请重新评估而有关国有资产的法规或者规章中也规定,国有资产的转让必须进场交易,采取公开竞价的方式进行拍卖转让   很显然,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在办理这起执行案件时,未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处置被查封的国有资产,违背了人民法院在执行被查封的财产时应遵循“公开、公正、透明”原则,不仅给几方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经济损失,同时也导致了国有资产的流失而在法院主持下“一房两卖”,又引发了难以收场的闹剧,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利益驱动,还是存在什么黑幕记者将继续关注!   相关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6条: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的被执行人财产进行变价时,应当委托拍卖机构进行拍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一条 在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的财产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人民法院应当及时进行拍卖、变卖或者采取其他执行措施第二条: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进行变价处理时,应当首先采取拍卖的方式,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关于转发湖南省国有资产管理局、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裁定拍卖或变卖国有资产时必须进行资产评估的通知》的通知第三条:人民法院裁定强制处置国有资产,一般应以评估确认结果作为基准价(保留价),依法公开拍卖或变卖   财政部令第35号令第三十二条规定:“行政单位国有资产处置应当按照公开、公正、公平原则进行资产处置与置换应当采取拍卖、招投标、协议转让及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 三门峡的事情,还是发到三门峡板块比较合适虽说以前是一家,现在毕竟分家另过了嘛 黑! 三门峡中院执行局:你到底在维护谁的权益 强烈关注!!!!!!!!!!! [s:91] [s:91] [s:91] [s:91] [s:91] [s:91] 三门峡中院执行局:你到底在维护谁的权益 关注 !!!!!!!!!!11 显然,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在办理这起执行案件时,未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处置被查封的国有资产,违背了人民法院在执行被查封的财产时应遵循“公开、公正、透明”原则,不仅给几方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经济损失,同时也导致了国有资产的流失而在法院主持下“一房两卖”,又引发了难以收场的闹剧,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利益驱动,还是存在什么黑幕记者将继续关注!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